风动霓裳凝绰约 ——洛阳芍药漫谈

2019-05-15 09:56

芍药图 常丽霞 画

牡丹花期过后,芍药迎风绽放。宋代王质《诗总闻》说:“洛阳不唯牡丹为冠,芍药亦异于他所。”洛阳是芍药的初植地,约有四千多年的栽培史。洛阳的芍药,是名花、是风景、是产业,更是一个独特的文化符号。

芍药初植二里头

芍药最早的人工种植始于夏朝帝相时期,最早的栽培地是夏朝的都城斟鄩(今偃师二里头村)。宋朝虞汝明《古琴疏》:“帝相元年,条谷贡桐、芍药,帝令羿植桐于云和,命武罗伯植芍药于后苑。”帝相是夏朝第五个天子,帝相元年,约为公元前2000年。当年,条谷国进贡桐树和芍药。帝相命后羿将桐树种于云和,命武罗伯将芍药种植于王宫后苑中。

魏晋时期,芍药成为洛阳皇家园林中的重要花卉。《晋宫阁名》说:“胪章殿前,芍药华六畦。”即西晋宫城中的胪章殿前,种了六畦芍药花。

皇家种植芍药,为观赏,也为药用。《本草经》说:“芍药,味苦辛。生川谷。主治邪气、腹痛,除血痹,破坚积寒热瘕,止痛。”因此,芍药是祖国医学最早使用的草药之一。唐代王焘《外台秘要》记“魏文帝用效秘方”,据说系魏文帝曹丕时的宫廷养生美容秘方。药物组成是芍药、莽草、辛夷仁等各一两,薤白切半升、乌麻油四升半、马鬐膏二升。以上药物,以微火煎,成膏,用以染发。功效是生发、黑发,使黄白发变黑。

当时,芍药种植已从宫廷传到民间。魏晋洛阳女诗人辛萧《芍药花颂》云:“晔晔芍药,植此前庭。晨润甘露,昼晞阳灵。”

西晋灭亡后,衣冠南渡,也把芍药带到南方。南朝诗人谢朓《直中书省》诗云:“紫殿肃阴阴,彤庭赫弘敞。风动万年枝,日华承露掌。玲珑结绮钱,深沉映朱网。红药当阶翻,苍苔依砌上。兹言翔凤池,鸣佩多清响。信美非吾室,中园思偃仰。朋情以郁陶,春物方骀荡。安得凌风翰,聊恣山泉赏。”这里的红药,就是红芍药。

河洛遍开芍药花

唐至北宋时,洛阳成为牡丹花城。但是,凡种牡丹处,必有芍药相伴。因为,很多珍品牡丹,是用芍药嫁接的。

唐代居住在洛阳立德坊的孟郊《看花》:“家家有芍药,不妨至温柔。温柔一同女,红笑笑不休。月娥双双下,楚艳枝枝浮。洞里逢仙人,绰约青宵游。”他说,当时家家种有芍药,但要看花,还是到温柔坊,这里鲜花如美人。温柔坊,在今安乐村东。

王维喜欢芍药,他的《奉和圣制重阳节宰臣及群官上寿应制》:“四海方无事,三秋大有年。百生无此日,万寿愿齐天。芍药和金鼎,茱萸插玳筵。玉堂开右个,天乐动宫悬。御柳疏秋景,城鸦拂曙烟。无穷菊花节,长奉柏梁篇。”王维的故里,在洛阳双槐村龙洞山庄,这里广种芍药。王维故去后,诗人钱起来到这里,写下了《故王维右丞堂前芍药花开,凄然感怀》:“芍药花开出旧栏,春衫掩泪再来看。主人不在花长在,更胜青松守岁寒。”

北宋时,洛阳名园也广种芍药。司马光的独乐园,有“采药圃”,其《独乐园》记说:“圃南为六栏,芍药、牡丹、杂花,各居其二,每种止植二本,识其名状而已,不求多也。”邵雍的庄园在洛阳西部的神林谷,其《初夏闲吟》云:“绿杨深处啭流莺,莺语犹能喜太平。人享永年非不幸,天生珍物岂无情。牡丹谢后紫樱熟,芍药开时斑笋生。林下一般闲富贵,何尝更肯让公卿。”牡丹败谢后,芍药盛开,樱桃熟了,春笋初生。

元代时,在西起渑池、新安,东到巩县的邙山,芍药广泛种植。元大德十一年(公元1307年)春,学者袁桷(jué)来洛阳参加武略将军田青的葬礼,田氏家族墓地在邙山新安段。袁桷看了洛阳的牡丹和邙山的芍药后,写下了《新安芍药歌》:“洛阳花枝如美人,点点不受尘土嗔。轻朱深白铸颜色,高亚绿树争精神。那如新安红芍药,透日千层红闪烁。碧云迸出紫琉璃,风动霓裳凝绰约。我闻种花如种玉,尽日阴晴看不足。微云澹荡增宠光,细雨轻濛赐汤沐。何人看花不解理,香雪纷纷手中毁。酒酣跌荡空低昂,得意须臾竟如此。翩翩骕骦云中君,爱花直欲留青春。青春如流欲归去,明年看花君合住。”

明清以来,洛阳各牡丹园都是牡丹与芍药同植,形成了芍药的规模化种植。目前,芍药种植的中心,是高新区丰李镇和孟津县城关镇。

且道名花有佳名

北宋陆佃是司马光集团的主要人物,他长期居住在洛阳。他的《埤雅》卷十八说:“惊蛰节后二十有五日,芍药荣也。花有至千叶者,俗呼小牡丹。今群芳中,牡丹品第一,芍药第二,故世谓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花王之副也。”这是第一次把芍药称为花相。

北宋洛阳不仅是我国牡丹、芍药栽培中心,同时也出现了一批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牡丹、芍药专著。周师厚于元丰四年(公元1081年)居官洛阳,写成了《洛阳牡丹记》和《洛阳花木记》,列举牡丹109种、芍药41种。司马光退居洛阳后,其助手刘攽到洛阳跟随司马光编书。刘攽也是宋朝著名诗人和文章大家,他写了《芍药谱》。

《本草纲目》说:“芍药,犹绰约也,美好貌,此草花容绰约,故以为名。”实际上,芍药的别名很多,如将离、离草等,诸多文学作品也使得芍药意象及其意蕴异常丰富。大体说来,芍药具有绰约、多情、殿春等典型意象。娇艳多情的芍药也往往成为落寞、凄凉之境的象征,因而芍药意象又带有悲情色彩。

明代都卬《三馀赘笔》引用宋代文献说,宋代曾端伯称芍药为艳友,张敏叔称芍药为近客。元代程棨《三柳轩杂识》,称芍药为娇客。

北宋曹组《水龙吟》中写道:“三月春光,上林池馆,西都花市。”“东风既与花王,芍药须为近侍。歌舞筵中,满装归帽,斜簪云髻。”这里,称芍药为近侍。当时的西都洛阳,花市很繁华,这“斜簪云髻”的正是牡丹、芍药鲜切花,人们插在头上,穿绣陌,踏香尘,共游花市。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