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志刚:工业革命之管理理论创新

2019-07-20 10:55

  第三次工业革命,以管理驱动为导向的管理信息系统大范围应用为标志,但时至今日,大量的管理应用系统如ERP、MES、SCM、CRM、EAM等系统到底帮企业解决了多少问题?为什么乏善可陈特别是在中国,真正落地有效应用的案例更是凤毛菱角。这些全球性的、共性的问题是我们持续思考的动力。

  我们还注意到一个最核心的问题,这些所谓的管理应用系统都是建立在传统的管理理论基础之上。而管理理论已经多年未创新了。如果原先的管理理论不能穿越信息时代、以及即将到来的大数据时代。那么现有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产物管理信息化系统等必然要崩塌重构。如果这些论证为真,你应知道第四次工业革命要发生什么了。因此,从研究管理的角度研究第四次工业革命,这可能是我们对这一轮工业革命的重要贡献。

  今天全球工业都面临着第四次工业革命,即数据技术革命。这个正在发生的DT技术革命,要革掉第三次工业革命即以管理驱动为导向的管理信息技术革命的命。

  从技术层上分析很简单,就是数据驱动代替管理驱动。但是为什么数据驱动要代替管理驱动?数据驱动如何代替管理驱动?管理驱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恐怕不是技术层面这么简单的事。

  我们只有把这些问题分析透彻,才能找到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方向。

  管理驱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从企业的存续逻辑,企业的价值创造能力出发,仍然能够得到一个答案,那就是管理理论体系必须重构。

  企业的核心是价值创造

  一个组织、团体、企业等,能够持续存续,一定是有它的社会学价值。也就是它必须具备价值创造能力。我们应认识到价值是相对的。也就是说,价值是相对固定的受众的。对于企业来说,这个受众就是其客户。企业能够存在的原因就是:企业可以持续的向其客户提供价值。企业的竞争力就是其价值创造能力。对于制造业来说,那就是高质高效低成本的产品。企业的竞争力就是高效价值创造能力。

  做这个推理分析,是要大家认清楚,制造业最核心的是高效价值创造。包括品牌、创意、技术优势、研发、工艺、制造、使用等过程都属于价值创造,这是一个企业的价值链。价值链装得越多,这个企业竞争力就越强。如果每个环节都能实现高效价值创造,那么它就能成为独角兽。理论上,一个制造业在价值链的某个环节能够实现高效价值创造,那么它就是有竞争力的。所以,衡量一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在其高效价值创造能力。

  管理与价值创造的关系

  那么管理是什么呢?企业需要管理吗?从上述分析,企业最核心的是高效价值创造。企业还需要具备的一个能力,毫无疑问就是保障高效价值创造的能力。所以企业需要的是这种管理,或者更准确的说,需要是一种管控能力或者控制能力,能够保障企业高效价值创造的能力。传统的管理,更多强调的是事后事务处理,而高效价值创造的能力则体现在实时控制或者预先控制,这便是我们企业在大数据技术时代需要实现的能力。因此,企业现在所需要的管理,实际上就是保障高效价值创造的能力。

  所以,对于一个企业,如果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价值创造。如果有两件事,那就是价值创造和管理。且管理只能是价值创造的保姆,是高效价值创造的保障。这是我们前段论述后的结论。我们如果要进一步分析管理,必须理清楚价值创造到底是什么。搞清楚价值创造是什么,我们就知道管理要保障什么了。

  管理是什么

  价值创造到底是什么呢?基于佛学的缘起论、因缘所生法。价值创造是价值创造的主因(种子)和助缘(外部条件)因缘和合后,在一系列价值使用(主因和助缘)过程中,实现价值增加的过程。对于工厂来说,价值创造过程,就是原材料这个主因(种子),以及人机料法环这些助缘(外部条件),因缘和合,条件都具备了,在人机料法环的价值使用(法定成本)过程中,实现价值增加的过程。如果因缘不和合,价值创造将停滞,但人机料法环的价值使用还在持续,这就是企业的直接浪费。

  我们要认识到:只有主因和助缘的因缘和合,才能实现价值创造。所以要实现高效价值创造,就是要保障价值创造的主因和助缘的因缘和合。这个就是我们企业需要的管理,这个管理是有意义的。也就是说管理实际上就是保障价值创造的因缘和合。对于工厂来说,一切的管理活动就是要保障价值创造时的人机料法环的协调(因缘和合)。

  管理问题的本质

  由此而推,企业一切的管理问题,都是价值创造的主因和助缘的因缘不和合造成的。对于工厂和车间,一切的管理问题,都是因为人机料法环的不协调(因缘不和合)造成的。这是我们车间、工厂、企业、产业链乃至价值链一切问题的根源。

  我们继续推论,如果企业出现的所谓的问题,与价值创造的主因和助缘的因缘和合没有关系,或者说与企业高效价值创造没有关系,乃至是没有直接关系。这个问题是没有价值的,没有意义的,解决这个问题对于企业来说,就是浪费。这便是管理问题的虚妄性。这也是管理驱动的虚妄性。

  管理变成价值创造的中间层

  由此,我们推定,企业当前的许多所谓的管理问题是没有意义的,许多管理流程是没有意义的,为这些管理流程而设定的管理部门是没有意义的,为管理这些部门而设定的岗位是没有意义的为这些管理部门、管理者、管理流程等服务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产物管理应用系统也是没有意义的这些对于企业高效价值创造没有直接意义,他们变成了企业高效价值创造的中间层,为管理服务的结果,使得它们成为企业经济学上的不增值活动,我们可以把它们直接定义成管理浪费。这些被定义成管理浪费的中间层,将会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被工业大数据清洗出局。这便是从价值创造维度看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推理结果,是我们管理理论创新的研究成果。

  管理的虚妄性

  当前的企业的管理不但不创造价值,甚至管理本身就是浪费。我们要深刻的认识到这些问题,一定要能认识到管理的虚妄性。管理的需求本身就是不实有的。管理的需求是虚妄的,是企业价值创造时产生的假相。对于制造业,一切管理问题,都是价值创造时人机料法环不协调造成的。这是产生管理问题的根本原因。如果人机料法环都协调了,管理的问题就会消失。要解决问题,只有从根本原因上入手。

  管理重构:回归为价值创造服务

  我们要必须认识到:企业要做的、有价值的、所谓的管理事务,实际上只有一个:那就是保障价值创造时人机料法环协调。即保障价值创造的因缘和合。除此之外的其他事务,皆是经济学上的浪费。这是管理理论创新的突破口。也就是为管理服务应回归至为高效价值创造服务。 这就是管理理论体系需要重构的核心。这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管理驱动的核心瓶颈。第四次工业革命,数据驱动革掉以管理驱动为导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信息技术革命的命,回归为高效价值创造服务。这个革命只能由工业大数据来完成。这是我们已经建立的工业大数据模型的理论依据。它是企业价值创造模型,也是因缘果模型,它承载的是企业价值创造的因缘果数据。

  数据驱动代替管理驱动,实现为高效价值创造服务,这就是管理理论创新。这些就是我们对这一轮工业革命的部分研究成果和贡献。分享出来,是希望引起大家的重视,能有更多的人,加入到我们的研究领域,为中国参与制定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标准,为中国制造2025早日落地,为工业大国变工业强国共同努力。

分享到:
收藏